首頁 新聞 財經 娛樂 房產 旅游 女性 汽車 社會 軍事

聚焦

旗下欄目: 聚焦 廣角 民生 公益 情感故事

2020年,準備好迎接一場嗨文化帶來的“代際革命”了嗎?

來源:未知 作者:yezi 人氣: 發布時間:2020-01-13
摘要:“好嗨哦,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巔峰”,“森里的發,我想要帶你歸噶”,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這些歌都成為了最流行的節奏。跨年晚會,街頭巷尾,視頻網絡上每天都在循環播放。這些歌之所以能夠受到年輕人的認可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夠嗨,這些歌曲擊中了
“好嗨哦,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巔峰”,“森里的發,我想要帶你歸噶”,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這些歌都成為了最流行的節奏。跨年晚會,街頭巷尾,視頻網絡上每天都在循環播放。這些歌之所以能夠受到年輕人的認可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夠嗨,這些歌曲擊中了當下年輕人的嗨點。可這種嗨到底是什么?是自我表達,是能夠參與,是與人分享,也是虛實結合。在90后、00后的年輕群體中,嗨文化是一種原始的驅動力,只要夠嗨,萬物皆可!

其實,90后和00后的年輕人,在很多想法上與上一代人有著本質上的不同,其根本原因是,他們背后所承載的驅動力變了。何帆在《變量:推演中國經濟盤》中指出:從60后到80后大體上都是一代人,他們經歷了中國高速經濟增長的時期。這一代人的驅動力是“貧窮動力”。而90后和00后已經感受不到經濟上的壓力,所以他們的驅動力是“嗨動力”。

這種變化帶來的,或許就是一場代際之間的革命。年輕人不愿意996,卻自愿熬夜通宵搞編程大賽;飯圈文化顛覆了愛豆與粉絲之間的關系,粉絲有了更多的主動權和表達權;中國屆一批老一輩的企業家退休后,新一代的接班人能否勝任他們的工作?

時代變了,激勵父輩人的那些動力已經無法同樣適用于當代年輕人。在這樣的時代,越來越多的人會站到代溝的另一邊懸崖上,這將會對企業組織管理以及社會的方方面面帶來嚴峻的挑戰。我們如何應對代際革命?又應該如何看待橫亙在兩代人之間的鴻溝?經濟學者、得到App課程主理人何帆在《變量:推演中國經濟基本盤》一書中,深入解讀了“代際革命”現象,讀完此文,你就會深解其中意。

一、心靈雞湯不如一件女裝

2019年3月27日,一個名為996ICU的項目在GitHub上傳開。程序員們揭露“996ICU”互聯網公司,抵制互聯網公司的996工作制度。而這場運動的發起人,就是閻晗,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CEO,也是一個女裝大佬。

我好奇地問顧紫翚(閻晗的妻子):“你是怎么喜歡上閻晗的?”她說:“我相信他就是中國的扎克伯格。”

閻晗從小就是個怪才。他在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讀計算機工程專業,曾到東京大學做過交換生。他參加過美國的黑客馬拉松比賽,這個比賽就是讓一群程序員連續24小時或36小時不停地寫代碼,看誰做出最“牛”的東西。閻晗拿了冠軍。

不過,閻晗并不是中國的扎克伯格,他是扎克伯格的對手。

扎克伯格用Facebook構建了人們的社交網絡,但同時偷偷地“盜取”無數人的隱私。閻晗在2018年就預言Facebook會出事。后來,媒體果然曝出了英國數據分析公司劍橋分析(CambridgeAnalytica)在2016年美國大選前違規獲得5000萬名Facebook用戶信息的丑聞。事后,有個投資人很驚訝地說:“我怎么記得半年前就有個小孩說過Facebook要出事?”于是,他回過頭找到閻晗,給了他一筆投資,讓他做加密。閻晗做的是Maskbook,也就是“面具書”的意思,跟Facebook的“臉書”正好對著干。如果你用了Maskbook,當你和我在Facebook上交流的時候,只有你我能看到,Facebook看不到,因為我們都戴了“面具”。你可以想象,Facebook會多么討厭這樣一款產品。

閻晗和顧紫翚身上有很多東西是上一代人難以理解的。閻晗畢業于松江二中(這也是韓寒的母校),他在中學的時候就很出名,因為他會穿著女裝上學。

責任編輯:yezi

上一篇:小天鵝出生第五天 跟隨父母雪地覓食

下一篇:沒有了

广东25选5开奖